吴敬琏谈“钱荒”(吴敬琏从“钱荒”看改革)

作者: 林石列 分类: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 2015-01-05 01:33

这本书的是由财新网整理出来,试图通过“钱荒”这个问题需找一个适合当今中国发展的模式。从历史和外国的视角一一展开这个“钱荒”的问题。
首先书中提到的是关于过去三十多年中国经济增长的根本原因是投资,文章这样写到:

但是,无论怎么说,中国这 30 年主要依靠的还是投资增长。
而这种粗放式的经济增长带给了中国未来发展模式转变的阻碍,其中提到的是中国可利用的的有效因素逐渐消退,在经济上面的发展变得越发艰难。

原来一些使得资源能够更有效利用的因素逐渐消退了。一是指人口红利消退,一是指提高技术水平和生产效率的空间变窄了。

这样就导致了中国经济发展出现了“两头冒尖”的矛盾现象。

中国经济发展中存在“两头冒尖”等矛盾现象的根源在于:一方面,经济改革取得了很大进展,市场开始在一些领域的资源配置中发挥作用,因此生产力获得了大解放;另一方面,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过渡还没有完全实现,旧的命令式经济体制的遗产还大量存在,政府和国有经济对整个经济和社会的强力干预和管控,妨碍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性作用

导致这样的问题的根源是体制的缺陷。

体制缺陷的存在,导致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出现两个突出的问题。第一,由于“体制性障碍”,使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由粗放增长到集约增长的转型变得步履维艰,导致资源短缺、环境破坏、产能过剩、需求不足等问题变得日益严重,这不但使增长难于持续,而且有可能引发社会危机。第二,国家权力对经济活动干预和控制的加强,使寻租活动的制度基础得以强化,贫富差距拉大。

为此必须对于中国今后的经济发展做出顶层设计。

对于“最小一揽子改革”,我的设想是:一个核心目标,四方面配套改革。这个核心目标应当是建立和完善竞争性的市场体系,而四项配套改革则包括财税体制改革、金融体制改革、社会保障体系建设以及国有经济改革的正确定位和国有企业的公司化改革。

这就需要将投资拉动经济转变为消费、出口带动经济增长。但是常常有人误解了消费拉动经济认识。

许多人都认为,所谓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就是从投资拉动转变为消费拉动、需求拉动。在我看来,这无异于转了一个圈,又回到了凯恩斯主义需求决定增长的理论框架。结果,我们就把对长期问题的分析弄来弄去回到了短期问题的解决上来了。消费是依附于生产的。不增加收入,怎么能增加消费呢?不提高效率又怎么能入呢?就是靠提高效率。

最后解答的问题是“为什么国外 GDP 增长 1%、 2% 都能够被接受,而中国非要增长 8% 呢?到 7%   大家就非常紧张,中国的 GDP 增长到 6% 经济会崩盘吗?”

关键问题不在于增长率的高低,而在于增长的来源是什么?是由资源投入支撑的还是效率提高支撑的?西方国家能够有 3% 以上的增长,日子就很好过,原因是他们的增长主要来自技术进步和效率提高。靠效率提高的增长会带来有技术的工人和专业人员收入的增长,中等收入阶层的壮大。这样,社会就变得繁荣和谐。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如想和博主交流请直接留言或者加微信:Alex759569895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博主赞过: